小贷公司如何提高信用风险管理
2014-08-04 11:27:32    浏览:2395


陈达亮      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

微金融的服务商(包括但不限于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租赁公司、担保公司、财务公司等诸多类别),已经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获得监管机构和社会整体的认可。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迅速发展,金融机构已经从功能型的业态分布(商业银行和信托机构主要服务于资金和信贷市场、证券和期货公司主要服务于资本市场、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主要服务代客理财等),进而向细分市场的纵深发展。就信贷市场而言,商业银行、信托机构、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租赁公司、担保公司和财务公司等,所服务的客户群体属性、提供的信贷产品类别,都具有非常强烈和明显的细分市场的特点。

经过历练的金融市场参与者都明白,合规创新,是金融机构长期立足的根本。不合规意味着经营风险的聚集和爆发,而没有创新则意味着盈利能力无法得以持续。通常,市场的监管者更多地关注市场参与者是否合规经营,而行业协会会鼓励会员单位创新业务模式,期待企业做大做强,亦可在资本市场有所动作。

本文通过遐想的小额贷款经营模式,对不同纬度识别出的信贷细分市场,探索小额贷款行业的前进之路。于笔者成文之时,有些经营模式已经从遐想成为了现实,足可见小额贷款行业发展的速度之快、动力强劲、前途无量。遐想经营模式的同时,笔者也思量着监管者、小贷公司、借款人和其他利益相关方(股东、商业银行等)对于小贷公司未来发展的参与程度和影响力。

一、小贷公司不同的业态模式

小额贷款在西方经济发达国家较为成熟的业态,是客户金融(Customer Finaning)。西方的信用记录体系较为完善,信用理念的普及使大多数时候中小企业及其业主可以从大型的金融机构获取授信。而消费金融公司依托产业资本的资源,更靠近供应商和消费群体,利用其独特的渠道资源,向产业链中不同环节的供应商和消费群体提供信贷服务。最近的公开资料显示A股上市公司中发起设立或参股小贷公司的已接近20家,其中就不乏消费金融模式的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另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是消费金融领域。有人会问,小贷公司不能发放信用卡,消费金融做不过银行,我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举个例子,一个30岁的城市白领,银行办的信用卡额度可能是1万元,但是想花5万元为新家买家具,就会有4万元的信用缺口。小贷公司程序简单、速度快,放款4万元,直接转账到信用卡上,那么信用卡的额度就到了5万元,消费记录(信用卡账单)又可以作为小贷公司对资金使用的追踪凭据。不仅如此,目前信用卡透支的利率一般都是每日万分之五,折合年利率就是18%,小贷公司消费金融的利率只要不高于18%,理论上讲就会有市场的空间。

由信用卡想到的另一种消费类小贷服务,就是确定一个信用额度,随借随还的模式。手续简便、放款速度快本身就是小贷服务的特色,这种灵活的模式如果能扩大到还款,那么随借随还的优势就会非常明显。其实确定这个信用额度并不难,拥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个人如果在银行有一张10万元信用额度的信用卡,那么别的银行通常也愿意为其办理一张相同信用额度的信用卡,同样的道理,小贷公司为其提供10万元的综合授信的风险也就相对可控(实际上放款可以递延到信用卡的免息期结束)。如果担心借款人同时使用了多家银行和小贷公司10万元的授信额度,只要看看信用卡的消费记录便一目了然。当然,小贷公司服务上必须创新,提供更多支付、还款能多方面的便捷,才能吸引到这些客户。

服务于农村农户的小贷公司往往能获得更多的政策上的支持。现在的农村和以往很不一样,农民可能拥有一台5万元的拖拉机,却只需要问小贷公司借3万元的贷款去买经济作物的种子。或者为了开垦自家20亩的地,借5万元去买拖拉机。我见过某地的渔民借了20万元买蟹苗,第二年收成50万元,再借了50万元去买了100万蟹苗,然后收成200多万的。其实农民借钱买农业资源,等收成了还钱的模式在民间已经很普遍,之所有小贷公司还没有大规模走进农村,是对现代农业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当然,小贷公司可以连带农业保险、农机的融资租赁等多元化服务一同走进农村,农民增收的过程,会给小贷公司带来可观的收益机会。

过桥资金是小贷公司可以生存的一个壁龛领域。商业银行往往很喜欢借款人还旧借新,所以借款人能有一笔钱把银行的上一笔贷款还了,通常就能借到下一笔贷款,小贷公司发放的一些超短期贷款便应运而生,或曰过桥贷款。但是过桥资金的需求远不局限于银行的还旧借新。以前供应商提供了货物,购买商总有理由迟迟不予,现在供应商找了一家小贷公司公司垫付了货款,购买商还会拖着不付款吗,不会了,因为小贷公司借的钱利息很高,违约对于信用记录的影响更直观。最赚钱的过桥资金贷款,是早晨放款,下午就把钱收了回来,赚了一天的贷款利息,晚上还能存到银行赚存款利息。这其实和代付的模式很相近,很有想象空间。

阿里小贷和人人贷的经营模式,颠覆了人们对小贷公司地域性限制的理解。依靠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平台资源的小额贷款服务的生命力不容小觑。细想这些平台资源,其实有很多。前文提到的大型集团企业的渠道网络、商业银行信用卡持卡人、农村的供销合作社、美容院的连锁店、P2P网络贷款公司的渠道资源、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资源、信托产品以及母基金(Fund of Fund)、财富管理机构的高净值客户数据库等等。当然,依靠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平台资源的小额贷款服务需要取得什么样的牌照、使用什么样的监管体系、相关的法律、税务、财务等一揽子问题,值得谨慎处之。

除了上述文章中提及的各种业态模式,小额贷款还可以在特定地区服务于商业银行授信空白,可以在借款人获得其他金融机构授信的基础上进行增量的信贷授予,或者与商业银行协商获得其授信规模内的一部分授信额度;小额贷款公司也可以与私募股权基金或风险投资合作,在股权投资的框架内提供对赌机制的小额贷款授信服务,以博取信用增级措施带来的超额收益;行业协会层面,也可以组织小额贷款公司形成行业互助联盟,共同承担小额贷款公司风险的贷款授信与发放平台。这些前瞻性的业态模式需要很强的战略发展规划、风险控制机制、内部管理水平和监管体系,其中的某些业态模式,可能会有非常多的资本市场融资和交易机会。

笔者鼓励小额贷款公司开拓创新,发掘无法被复制的小贷公司经营模式。行文之时,并不赞同小贷公司以汲取失败的商业银行借款人为主要客户对象的经营方式,毕竟随着利率的市场化放开,以及资金面的宽松,不少失败的商业银行借款人可能会重新获得授信,对这一类别客户依赖度较大的小贷公司的盈利能力,会产生实质的影响。

二、小贷公司的信用风险管理

小额贷款公司没有也不必拥有商业银行复杂的风险控制体系。由于不同的小贷公司的风险偏好不同,信用风险管理的手段的难易程度、使用的信用风险管理工具的类别、对信用增级措施的要求等也就不尽相同。每一家小贷公司都需要摸索出适用于自己实际情况的信用风险管理政策和方法。

事实上小贷公司的信用风险管理水平会很高,尤其是那些拥有大量小额、分散的信用贷款的小贷公司,从行业相关的统计信息来看,信用贷款占了小贷公司所有授信的绝大部分,但行业整体的坏账水平却非常低,这说明小贷公司都很聪明,不会让自己发放的贷款白白损失掉。没有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控制体系和信用记录资源,却依然能做得很好,说明小贷公司的风控手段有其独到之处。

微观上讲,所有小贷公司的必经之路,是根据不同的风险层级对贷款进行分类(risk categories)。不同的风险层级意味着不用的预期损失率或坏账比例。一家循序渐进并对风险有一定把控程度的小贷公司,其风险层级通常都相对固定,比如同为汽车抵押贷款有着类似的风险系数,属于同一风险层级;或者向类似收入水平城市白领发放的无资金使用用途限制的小额贷款,则属于另一风险层级。小贷公司需要将发放的贷款分类至不同的风险层级并进行排序,针对不同风险层级的不同风险点(risk factors)进行风险的降低(例如要求业务部门增加某一风险层级贷款的信用增级措施)、分散(例如减少某一)、转移(比如针对特定风险层级的借款人要求增加担保人)和消除(在发生集中风险事项时停止向某一风险层级的客户发放新的贷款)

风险层级的另一个用途,是对贷款损失率的变化趋势的预判。商业银行成熟的方法是对贷款进行五级分类,然后利用贷款迁徙模型(migration model)计算贷款减值准备的金额。我们可以将风险层级想象成五级分类中的一个类别,那么贷款在不同风险层级之间的变化趋势,则和商业银行贷迁徙的变化异曲同工。实际上,贷款迁徙的趋势就是贷款减值准备的变化趋势,利用历史损失率数据(historical loss data),小贷公司可以准确地判断贷款减值准备的变化趋势,并相应地进行风险控制。这实际上是要求小贷公司的风险控制向着精细化的方向发展,需要小贷公司从建立之初便建立完善的风险控制体系和数据维护。

商业银行贷款的信用风险依托于借款人的财务信息,而小贷公司则更多地依赖于借款人的行为特征。在西方,行为特征亦是一种成熟的科学方法。很多小贷公司的经营者,都会是借款人的日常嗜好、消费习惯、语言反应、关系脉络非常熟悉,实际上就是在运用行为学的方法,对借款人的信用状况进行管理。过去我们过于注重借款人的财务报表、抵质押物的实体价值、担保人看得见摸得着的资产实力等,这些在小贷公司不完全行得通,原因很简单,要是满足了这些条件,那么借款人就是银行的客户,不会来小贷公司借款。越来越多的小贷公司开始运用行为学,并将行为学的语言试探、压力测试、行为反应等方法,落实到日常的授信审批和贷后监控中,

宏观上讲,规避小额贷款公司的信用风险的可能性之一,是建立行业风险应对基金。比如某省共有200家小额贷款公司,每一家将向农户发放的小额贷款收取的利息收入的1%交给行业协会成立救助基金,当某一特定地区发生自然灾害,或个别小额贷款公司发生重大非人为风险事项时,救助基金通过一定的审核程序予以救助,实际上就是分散了特定区域给小额贷款公司带来的行业集中度的风险。类似的政策在金融行业并不鲜见,如上海已经成立了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承担1%商业银行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净损失,而证券公司则都根据其手续费收入的一定比例缴纳了投资者保护基金。

行文至此,遐想小额贷款行业的前进之路只是抛砖引玉,仅在业态模式和风险管理两方面进行了初步的描述。小额贷款行业的前进,是中小微企业整体的荣耀,象征着中小微企业在信贷市场和整个市场经济领域的角色愈加重要和突出,小额贷款行业的活力来源于市场经济体系下中小微企业的生命力,也可以作为利率市场化的前瞻者和探索者,规划未来信贷市场的布局。笔者会在以后的文章中,与读者分享在这一行业中捕捉的缩影和风景。而对于目前小额贷款行业中的佼佼者,笔者也愿意与其一同进行在资本市场上市、兼并收购的机会以及多元化发展的战略探讨。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